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深圳市卓炎科技有限公司 _易通往>法律服务>交通事故处理>交通事故处理办法>

交通肇事后报警等候处理不应排除自首


文章出处:易通往责任编辑:深圳交通事故律师发表时间:2018-04-09 09:56:18 阅读量:  次
  一般自首要求主观上不能刻意隐瞒罪行,而客观上必须主动使自己受到有关机关的控制,所以成立自首的条件明显较成立“不逃逸”更为严格,“自首”并不是肇事者的义务,当肇事者实施了超出其义务的“自首”行为时,理应适用自首制度给予其一定的奖励。
交通肇事后报警等候处理不应排除自首
  交通肇事罪自首问题一直引发关注,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是否构成自首。
 
  我国刑法分则中的交通肇事罪存在基本犯和情节加重犯的区分,规定了三个层次的量刑幅度。由于“不逃逸”是交通肇事罪适用最低量刑幅度的前提之一(此处的“逃逸”仅指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中的“逃逸”),而《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又规定交通肇事后车辆驾驶人有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有关部门的义务,一些学者据此提出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是肇事者在履行应尽的“不逃逸”义务,法律已经对其进行了评价,因此不再适用作为一种奖励措施的自首制度,以免双重评价。笔者认为,这并非是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必然不构成自首的理由。
 
  第一:法律规定了肇事者有“不逃逸”的义务并不等于规定肇事者有“自首”的义务。交通肇事罪中的“逃逸”是指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现场的行为,其包含两方面内容:主观上具有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客观上实施逃离事故现场的行为。主客观条件同时满足才能认定为“逃逸”。主观上具有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但客观上没有逃离事故现场而隐瞒自身责任的行为或是主观上不具备逃避法律追究目的,但客观上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都应视为法律所要求的“不逃逸”。而我国刑法总则规定的一般自首是指犯罪人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罪行的行为,主观上不能刻意隐瞒罪行,而客观上必须主动使自己受到有关机关的控制,所以成立自首的要求明显较成立“不逃逸”更为严格,法律只规定了肇事者“不逃逸”的义务,“自首”并不是肇事者的义务,当肇事者实施了超出其义务的“自首”行为时,理应适用自首制度给予其一定的奖励,这其中并不存在重复评价的问题。因此对于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是否构成自首,需要具体分析:交通肇事后报警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并向有关机关如实供述事故过程承认自身责任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而虽然在交通肇事后报警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但在有关机关调查过程中百般抵赖,推卸自身责任,试图逃避法律追究时则不能认定为自首,但由于其不构成“逃逸”,在不具备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情况下可以适用交通肇事罪的最低量刑幅度。
 
  第二:排除自首制度的适用,加重了交通肇事罪中犯罪人的刑事责任,有违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第三: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义务并不完全适用刑法中的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罪的主体不仅包括车辆驾驶人,非车辆驾驶人同样可以构成交通肇事罪,当交通肇事罪的主体是非车辆驾驶人时,难以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认定其具有同车辆驾驶人一致的义务。这就造成了司法认定上的混乱:车辆驾驶人作为交通肇事罪主体时,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不成立自首;非车辆驾驶人作为交通肇事罪主体时,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则成立自首,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因此《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规定的义务主体同刑法理论中的交通肇事罪主体并不完全符合,通过其对交通肇事罪进行刑法解释是不合适的。
 
  综上,交通事故律师认为尽管刑法对交通肇事罪的评价具有特殊性,但其自首的认定同样要遵循我国刑法总则的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义务规定并不影响对交通肇事罪自首的认定,而对于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肇事现场等候处理的等具体行为是否构成自首则需要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最新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