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易通往>法律服务>交通事故赔偿>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自身体弱或患有疾病,又遭遇交通事故该怎么赔?


文章出处:易通往责任编辑:深圳交通事故律师发表时间:2018-05-06 22:29:34 阅读量:  次
  首先,我们看一则最高法指导性案例:
 
  荣宝英诉王阳、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江阴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自身体弱或患有疾病,又遭遇交通事故该怎么赔?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4年1月26日发布)
 
  裁判要点
 
  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
 
  基本案情
 
  原告荣宝英诉称:被告王阳驾驶轿车与其发生刮擦,致其受伤。该事故经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滨湖大队(简称滨湖交警大队)认定:王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荣宝英无责。原告要求下述两被告赔偿医疗费用3000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14元、营养费1620元、残疾赔偿金27658.05元、护理费6000元、交通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5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及鉴定费用。
 
  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支公司(简称永诚保险公司)辩称:对于事故经过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其愿意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对于医疗费用3000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14元没有异议;因鉴定意见结论中载明“损伤参与度评定为75%,其个人体质的因素占25%”,故确定残疾赔偿金应当乘以损伤参与度系数0.75,认可20743.54元;对于营养费认可1350元,护理费认可3300元,交通费认可400元,鉴定费用不予承担。
 
  被告王阳辩称:对于事故经过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原告的损失应当由永诚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优先予以赔偿;鉴定费用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其余各项费用同意保险公司意见;其已向原告赔偿20000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2月10日14时45分许,王阳驾驶号牌为苏MT1888的轿车,沿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蠡湖大道由北往南行驶至蠡湖大道大通路口人行横道线时,碰擦行人荣宝英致其受伤。2月11日,滨湖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荣宝英无责。事故发生当天,荣宝英即被送往医院治疗,发生医疗费用30006元,王阳垫付20000元。荣宝英治疗恢复期间,以每月2200元聘请一名家政服务人员。号牌苏MT1888轿车在永诚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间为2011年8月17日0时起至2012年8月16日24时止。原、被告一致确认荣宝英的医疗费用为3000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1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0500元。
 
  荣宝英申请并经无锡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结论为:1.荣宝英左桡骨远端骨折的伤残等级评定为十级;左下肢损伤的伤残等级评定为九级。损伤参与度评定为75%,其个人体质的因素占25%。2.荣宝英的误工期评定为150日,护理期评定为60日,营养期评定为90日。一审法院据此确认残疾赔偿金27658.05元扣减25%为20743.54元。
 
  裁判结果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8日作出(2012)锡滨民初字第1138号判决:一、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荣宝英医疗费用、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5343.54元。二、被告王阳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荣宝英医疗费用、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4040元。三、驳回原告荣宝英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荣宝英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3年6月21日以原审适用法律错误为由作出(2013)锡民终字第497号民事判决:一、撤销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2012)锡滨民初字第1138号民事判决;二、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荣宝英52258.05元。三、被告王阳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荣宝英4040元。四、驳回原告荣宝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因此,交通事故中在计算残疾赔偿金是否应当扣减时应当根据受害人对损失的发生或扩大是否存在过错进行分析。本案中,虽然原告荣宝英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不是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荣宝英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伤残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原审判决以伤残等级鉴定结论中将荣宝英个人体质状况“损伤参与度评定为75%”为由,在计算残疾赔偿金时作相应扣减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从交通事故受害人发生损伤及造成损害后果的因果关系看,本起交通事故的引发系肇事者王阳驾驶机动车穿越人行横道线时,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碰擦行人荣宝英所致;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系受害人荣宝英被机动车碰撞、跌倒发生骨折所致,事故责任认定荣宝英对本起事故不负责任,其对事故的发生及损害后果的造成均无过错。虽然荣宝英年事已高,但其年老骨质疏松仅是事故造成后果的客观因素,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受害人荣宝英对于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没有过错,不存在减轻或者免除加害人赔偿责任的法定情形。同时,机动车应当遵守文明行车、礼让行人的一般交通规则和社会公德。本案所涉事故发生在人行横道线上,正常行走的荣宝英对将被机动车碰撞这一事件无法预见,而王阳驾驶机动车在路经人行横道线时未依法减速慢行、避让行人,导致事故发生。因此,依法应当由机动车一方承担事故引发的全部赔偿责任。
 
  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而我国交强险立法并未规定在确定交强险责任时应依据受害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作相应扣减,保险公司的免责事由也仅限于受害人故意造成交通事故的情形,即便是投保机动车无责,保险公司也应在交强险无责限额内予以赔偿。因此,对于受害人符合法律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的损失,均属交强险的赔偿范围,参照“损伤参与度”确定损害赔偿责任和交强险责任均没有法律依据。
 
 
  “自身体质”和“原有伤、病”在法律适用上应存在区别
 
  关于受害人特殊体质对侵权责任影响的司法实践中,法院判决说理部分采用的学说不尽相同。在医疗损害赔偿案件中,法院判决主要采用的是原因力理论,认为受害人特殊体质是损伤结果的基础,而事故只是造成结果的诱因。在责任分配上,判决多依赖“损伤参与度”。而在交通事故侵权纠纷中,法院采用的学说不仅包括相当因果关系说、原因力理论,还有法规目的说。自从最高院24号指导案例发布,目前法规目的说成为判案的主流。该学说认为只有事故与损害结果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进而再认定存在法律上因果关系之后,受害人才能获得侵权损害赔偿。同时,指导案例将“蛋壳脑袋规则”引入了司法实践,该学说认为“侵权人就扩大损害负责,不以特殊体质与侵权行为竞合为由减轻责任”。
 
  依据“法规目的说”和“蛋壳脑袋规则”,在受害人无过错时,不论受害人是存在“自身体质”问题还是具有“原有伤、病”,全部损失责任都应该由侵害人承担。该结论只符合了形式逻辑,并未注重实质公平,而且与同为人身损害的医疗损害案件中普遍适用损伤参与度的做法相矛盾。
 
  符合人体正常衰老发展过程的“自身体质”即年老型骨质疏松不构成损害结果在法律上的原因,只能作为环境条件,因为其存在并不阻碍因果关系的进行,也不对结果产生超出常人认知的推动作用,一切都在常人理解的范围内。在侵害人可预见的范围内,应当认为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的过错与损伤结果是相适应的,因而正常“自身体质”的存在,不能被侵害人作为减轻责任的理由。
 
  但与常人自然生理变化的“自身体质”不同,“原有伤、病”可以作为法律上的原因,不以受害人不存在过错而直接排除。理由如下:
 
  1.受害人在事故发生前,“原有伤、病”遗留或者现存的损伤,与侵权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侵权人不应为此承担责任。实践中的鉴定结果为实际致残等级,致残等级中包含原有伤、病。如果不将原有损伤对最后损伤结果的影响进行排除,则不利于认定侵权人实际过错所造成的损失,则侵权人的过错与最后承担的责任不相适应,有违公平原则。
 
  2.在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中,受害人“原有伤、病”的存在对损害结果的“扩大”及“叠加”作用,侵害人往往难以预见。有些情况下,即使侵害人在事故中尽到了“善意管理人”的注意义务,损害结果的范围依然难以预见,比如说刚做完心脏手术的病人被机动车轻轻一碰,大出血死亡,而正常人或许连轻伤都不构成。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区分事故损伤和受害人“原有伤、病”的作用力大小及相互叠加出的最终损害结果,而要求侵权人承担所有责任,这不符合公平原则。
 
  3.诚然,从感性层面上讲,如果让一个基本实现正常生活的人,为其遭遇的不幸的变故承担一部分或者大部分责任,是不公平的。但是退一步讲,如果交通事故的侵权者的侵权行为的严重程度,和实际造成的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那么应当认为“原有伤、病”在其他很多场合也存在很大的并发性。但是毕竟交通事故侵权行为作为原因之一,加速加剧了“原有伤、病”的爆发,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存在“原有伤、病”的人也应当承担其自身将来可能或极可能(根据司法鉴定结果)要承担的损失。因此在实践中,法院可以根据公平责任原则,结合“损害参与度”,并综合考虑当事人的主观过错,合理分配双方责任。

【最新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