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易通往>法律服务>交通事故赔偿>交通事故赔偿举证>

法院一般不支持机动车方向非机动车方、行人索赔的因素


文章出处:易通往责任编辑:深圳交通事故律师发表时间:2018-04-03 10:57:02 阅读量:  次
  司法的态度,是倾向于不支持机动车方向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的赔偿请求。根据交通事故律师的观察和实践经验,不支持的主要原因可以概括为如下几点:
 
  一、缺乏法律依据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明确了机动车方如何赔偿非机动车方、行人的损失,即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如果是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适用过错责任,按照过错的大小分配责任。如果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除非能够证明事故是由于非机动车方、行人故意碰撞造成,即使机动车方无过错但是造成了非机动车行人伤亡的,也要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法条之中并未规定对于机动车方的损失,非机动车方或行人该不该赔偿以及如何赔偿问题,所以该法条不能成为解决机动车方获赔问题的依据。
 
  二、过错相抵原则的运用
 
  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在交通事故的双方都有过错的前提下,即使受害人有重大过失,也只能按照过失相抵原则减轻机动车方的责任而不能免除机动车方的赔偿责任;如果机动车方不存在过错也要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换句话说,在事故双方都有过错的情况下,机动车方已经因非机动车方、行人的过错减轻了赔偿责任,就不应再支持机动车方要求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进行赔偿。
法院一般不支持机动车方向非机动车方、行人索赔的因素
  三、审判实践中一贯坚持优者危险负担原则
 
  优者危险负担原则,是指“在受害者一方存在过失的情况下,充分考虑交通参与者双方对道路交通注意义务的轻重,按照机动车存在的危险性以及危险回避能力来分配交通事故损害后果的原则。”[6]相比于机动车而言,很明显,行人或者非机动车处在弱势地位。由于机动车的较大危险性,则机动车驾驶人应承担更大的注意义务,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按照该原则机动车方在同等条件下承担更重的责任。
 
  1 .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适用前提与理论依据
 
  关于优者危险负担原则,适用的前提条件是事故事实不清、责任不明,并且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存在一定的过失,在事故发生时机动车对受害人产生了间接的影响力。虽然我国法律未明确规定优者危险负担原则,但是该原则有其理论依据。依据在于危险责任理论和报偿责任理论,[7]危险责任理论是指当危险物造成现实危害,并且这种危害是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只有危险物的支配者或者经营者才能预防或者减少。机动车属于危险物的范畴,有可能给机动车驾驶人、非机动车以及行人造成极大的危害,并且由于驾驶机动车的危险性,驾驶机动车需要取得相应的驾驶资格。因此,对于驾驶机动车所致的侵害当然应由机动车方承担赔偿责任,这就是危险责任。
 
  当然,机动车方存在车辆实际控制人与所有人分离的情形,包括合法分离,例如存在租赁关系,也包括非法分离,例如盗窃、抢夺等,机动车方内部具体的责任承担情况在此不作赘述。报偿理论最先起源于罗马法的法谚:“获得利益的人负担危险”,也即风险与受益并存,由享有利益的人承担风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追求自身的利益的同时侵害他人利益时,那么利益的追求者应当负担赔偿损失。[8]
 
  2 .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优点
 
  (1)便于分配交通事故各方责任,有利于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获得赔偿
 
  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或者行人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在事故事实不清、责任不明确的情况下,实行优者危险负担原则是为了合理分配责任负担,有利于受害人及时获得赔偿。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责任主体由权利人和义务人构成,赔偿义务人是否具有承担赔偿责任的能力自然是受到受害人的关注。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能力也决定赔偿权利人实现权利的可能性。交通事故发生后,尤其是造成被害人重伤甚至死亡的结果时,产生的赔偿数额较大,这其中既包含人身损害赔偿也包括精神损害赔偿。让“优者”承担较多的责任,能够有效调整受害人和加害人之间的矛盾关系。
 
  (2)有利于判决书的执行
 
  执行难一直是困扰着司法工作人员的难题,也直接影响着法院判决的公信力。民间有句俗话,“赢了官司赢不了钱”,就是说即使拿到了法院的胜诉判决,如果判决没有得到落实,老百姓不会真正获得实惠,判决书的现实意义也没有充分显现出来。优者危险负担原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判决的执行,因为“优者”相对于“弱者”来讲有较强的赔偿能力,有利于赔偿权利人获得赔偿,进而实现案结事了,有效避免当事人上访、闹访问题的出现。
 
  (3)避免“人命贱于豪车”问题的出现
 
  如果在交通事故中造成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死亡,就会出现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在内的一系列赔偿。从法律上来讲,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家属的补偿而非人命的价格,但这并未获得公众的足够理解。如果豪车与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发生交通事双方互损,事故致使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死亡,一旦支持机动车方(豪车)向非机动车方或者行人索赔,那么被害人一方有可能需要支付天价的赔偿金,会让公众产生“人命贱于豪车”的认识,违背生命无价的原则。
 
  四、机动车一方的损失大多数情况下可以通过保险将自身的风险和损失进行填补或者转移。
 
  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功能之一,就是降低了机动车方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依靠自身财产支付巨额赔偿金的风险。与之相比,由于社会保障机制的不健全,非机动车一方对损失的风险负担就要大得多,故而法院将双方的赔偿能力和损失填补的水平的纳入考虑的范畴,在非机动车存在过错时,机动车方向非机动车方主张损害赔偿时以不支持为原则。
机动车方向非机动车方、行人索赔的因素索赔
  五、受上级法院讲话精神的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程新文在2015年12月24日《关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若干具体问题》的讲话中,就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审理中讲到:
 
  要贯彻《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价值判断。在机动车与行人、非机动车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应根据该法第七十六条规定,通过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实现对行人、非机动车一方的过错评价。同时注意,不应支持机动车一方请求行人、非机动车一方赔偿的诉讼主张。
 
  审判实践中,上级法院的讲话精神往往对下级法院的案件审理具有风向标的作用,因为如果与上级法院对待同一案件的审理精神不一致,就会出现发改。而发改案件直接影响下级法院的审判业绩评价。本次讲话中,非常明确的要“通过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实现对行人、非机动车一方的过错评价。同时注意,不应支持机动车一方请求行人、非机动车一方赔偿的诉讼主张”。那么,法院在审理机动车方索赔非机动方、行人能否得到支持就豁然开朗了。

【最新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