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易通往>法律服务>事故诉讼>交通事故赔偿诉讼>

交通事故法庭辩护技巧


文章出处:易通往责任编辑:深圳交通事故律师发表时间:2018-03-29 13:37:31 阅读量:  次
  法庭是控辩双方的“战场”,在国内外律政剧中,很多精彩段落都是在法庭上进行的。交通事故法律辩护技巧,不同的律师可能有不同的心得。关注深圳交通律师在线咨询,让易通往小编做您最好的烦恼聆听者。
 
  一、重视对被告有利的酌定情节
 
  相比法定情节,酌定情节指的是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但根据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可以酌情考虑对被告人进行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这样一类情节。为使大家能更好的理解,以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为例:
 
  1. 性质上的酌定情节。从法理上讲,相对于直接故意的间接故意,相对于积极作为而言的所谓消极不作为,都属于司法实践中经常考虑的从轻处罚酌定情节。例如,司法实践中同是受贿罪,对被动收贿者的处罚往往轻于主动索贿者,间接故意杀人的处罚也轻于直接故意杀人。
 
  2. 主观恶性程度的酌定情节。民事纠纷引出的刑事犯罪,相比较偶发的刑事犯罪,突发性犯罪相当于预谋性犯罪,出于义愤的犯罪相对于无缘无故的犯罪,在处罚上轻重有别。
 
  3. 犯罪后因交代罪行或退赃而形成的酌定情节。湛江走私受贿案中市委书记陈同庆受贿110万元,茂名海关关长杨洪中受贿180万元,依法应当判处死刑,但法院考虑他们积极退赃,两人都被判了死缓,让陈同庆和杨洪中“捡回一条命”。又如,陈同庆之子陈励生犯走私普通货物罪,数额特别巨本该判处死刑,但法院以其“案发后投案自首并坦白交代罪行”为由,轻判其死缓,留其一命。
 
  4. 犯罪次数上的酌定情节。相对于惯犯的偶犯,相对于累犯的初犯,都是从轻处罚的酌定情节。
 
  5. 实得利益方面的酌定情节。湛江走私案中,副市长杨衢青犯走私普通货物罪,本该判死刑,法院考虑其“并非走私货主”,乃轻判其死缓。
 
  6. 量刑平衡方面的酌定情节。湛江走私案中,省市两级法院的判决书认定林春华、姜连生、张瑞泉均是主犯,但同时又认定的事实是,姜连生的犯罪作用相较林春华为次,张瑞泉的犯罪作用又比姜连生稍次,结果判处林春华死刑、姜连生死缓、张瑞泉无期徒刑。我们评价法院的判决实际上将主犯分成“严重的主犯”、“一般的主犯”、“次要的主犯”等三种情形,量刑拉开了档次。其他案件对从犯按排名顺序拉开量刑档次,也不在少数,实际上是将从犯分成了“严重的从犯”“一般的从犯”“次要的从犯”等多种情形。这也是刑事案件中,为何常出现主犯之间量刑不同、从犯之间量刑也不同的原因。
 
  7. 可免牢狱之苦的酌定情节。只要被告不会继续发生危害社会的行为,量刑时可判拘役或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辩护律师可建议法院判缓刑;对于《刑法》分则条款有管制刑的,辩护律师可建议法院判管制刑。
 
  二、准确归纳并找出辩护的法定理由
 
  律师凭什么为被告辩护?我国《律师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律师担任刑事案件辩护人的,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也作了内容相同的规定,只不过是该规定不仅对律师适用,对非律师的其他辩护人也同样适用。
 
  三、不得歪辩、乱辩和错辩
 
  “歪辩”,就是歪曲事实、曲解法律、颠倒是非的辩护。举个例子讲,在某特大走私案中,公诉人指控被告的走私行为,严重冲击了国内市场,给国内同类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害。而某辩护律师居然说,封闭国内市场不利于我国企业开展国际竞争,被告的走私行为让老百姓受到价格优惠,以较少的钱购更多的物,因此这种走私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有益无害的,甚至走在了开放市场的前头……辩护律师这种“走私有功论”的辩解,显然就是一种歪辩。如此歪辩,不仅公诉人、法官无法接受,连被告及其亲属也认为是徒劳的无聊辩护。
 
  什么是“乱辩”呢?简言之,前后矛盾,自己打自己嘴巴的辩护就是乱辩。乱辩常见的情形有:前面才说他的被告不构成犯罪,后面又说他的被告是从犯,其错误表现在忽视了从犯的前提是构成犯罪;刚说全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性准确,跟着又说对他的被告定罪证据如何不充分,事实如何不清楚,甚至定性如何不准确,这种错误表现在无视他的被告所作所为是全案的组成部分。
 
  至于“错辩”,指错误的辩护。这类辩护本意或许是好的,但方式不对,结果则恰得其反。例如,在某特大绑架犯罪案辩护过程中,有几位辩护律师为了使其被告受到较轻处罚,本想说他的被告是如何的罪轻,可能是没有找到恰到好处的表达方式,结果他说相对本案的犯罪集团中的首犯XX,他的被告所作甚少,所得甚少。结果马上被主犯的辩护律定,因为起诉书认定该案是一般共同犯罪,没有认定是集团犯罪,也没有认定谁是首要分子,该律师将一般共同犯罪说成是严重的集团犯罪,将“主犯”说成是“首犯”,可能加重全案被告的处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辩护人职责。
交通事故法庭辩护技巧
  四、敢辩、善辩和明辩
 
  敢辩而不善辩,就会造成辩护可听不可取;善辩而不敢辩,人们听来会感觉辩护观点圆滑有余,份量不足;善辩而不明辩,其辩护结果则让人不知所言何意,所指何物。若把敢辩、善辩、明辩结合在一起,则会让人感知你的辩护既有独立见解,又言词得体,更是目标明确。据我所知,当事人对辩护律师最有意见的是不敢辩,最抱怨的是不明辩,最挑剔的则是不善辩。
 
  先谈敢辩。所谓敢辩,就是敢于讲出或写出辩护律师与众不同并与控方分歧很大的独立见解。把死罪辩成无罪,把重罪辩成轻罪,把同行公认为没有办法辩的案件辩得头头是道,这都是敢辩的表现。
 
  再谈谈善辩问题。常看到审判长在法庭上这样打断或制止律师的发言:“请辩护人注意不要重复”或“请辩护人注意表达方式”等等,个别的出现过法官、公诉人、辩护律师在法庭上为辩论是否恰当而发生争执的现象。
 
  说了这么多,其实很简单,交通事故法律辩护技巧与其说要怎么出彩,不如说少犯错。我国是大陆法系,在正式审判中,不可能像一般律政剧那样让控辩双方肆无忌惮的畅所欲言。关注深圳交通律师在线咨询,让易通往小编做您最好的烦恼聆听者。

【最新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