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易通往>法律服务>交通事故赔偿>交通事故赔偿项目>

货车被砸可以索赔误工费


文章出处:易通往责任编辑:深圳交通事故律师发表时间:2018-03-26 阅读量:  次
  误工费的计算,因受害人收入能力不同而不同,具体的计算依据也不同。若自己的货车被砸,是否可以索赔误工费呢?关注交通法律师咨询,让易通往小编为您理清交通肇事纠纷关系。
 
  交通律师以案说法
 
  基本案情
 
  2009年11月13日18时许,邓某发、辛某胜伙同“豪仔”、“阿羊”(均另案处理),在邓某发的哥哥邓某传(另案处理)的召集、带领和指挥下,携带砍刀、水管等作案工具,开着两辆摩托车,来到珠海市高栏港经济区一化工厂对面公路边,找到黄某留停在路边的货车。
 
  邓某发、“豪仔”、“阿羊”在邓某发的哥哥邓某传带领下冲上前去,持砍刀、水管将货车的玻璃砸烂。随后,黄某留启动货车将驾驶摩托车欲离开现场的邓某发和摩托车一起撞倒并压在车下。
 
  辛某胜见状,持水管敲货车的车窗,强烈要求黄某留倒车,然后再和其他同案人,将邓某发从车下救了出来,并乘坐出租摩托车逃离现场。邓某发因伤势严重,被辛某胜等人送往医院救治。当晚,警方在珠海市金湾区红旗医院将邓某发和陪护的辛某胜抓获归案。经鉴定,黄某留所受损伤为轻微伤;被砸汽车因申请鉴定时已维修完毕,损坏情况不详,无法作出鉴定。
 
  另查明,邓某发因伤势严重未被羁押,并于2009年11月14日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2010年6月,邓某发因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经司法鉴定,邓某发在本次事故中的伤残等级被评定为十级。2010年5月15日,邓某发的父亲到高栏港派出所报案,称邓某发被黄某留故意伤害。
 
  高栏港分局经审查,于2010年5月22日作出不予立案决定。同时,高栏港分局认为邓某发被撞伤一案应当由交警部门处理。珠海市公安局调查后建议高栏港分局将邓某发被撞伤一案移交交警部门依据道路交通有关法律法规处理。后经交警部门认定,此次事故为交通事故,事件中货车司机黄某留负主要责任,被撞邓某发负次要责任。
 
  2012年3月,被撞致残的邓某发,将货车司机黄某留以及车主黄某新和该车保险承保的保险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要求三个被告共同赔付自己的各类损失近50万元。
 
  法院判决
 
  当地法院认为,依据公安机关及交警部门认定,黄某留是在邓某发等的犯罪行为实施完毕逃跑时,因为避让其他车辆,才撞伤了邓某发。邓某发的确有犯罪行为在先,但在犯罪行为已结束之时,黄某留开车将邓某发撞伤,不构成紧急避险和正当防卫。鉴于交通事故的发生与邓某发等人的犯罪行为有关联性,原告邓永发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所以法院酌情由黄某留和邓某发按6:4的比例分担责任。
 
  最后,当地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相关保险公司向原告邓某发赔偿人民币12万元;司机黄某留赔偿人民币124,592.2元,车主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黄金定。
 
  被告:张红军。
 
  2008年4月22日早晨6时左右,河南省内乡县余关乡黄沟村农民黄金定(71岁)骑着装满蔬菜的人力三轮车赶往县城出卖时,在距离县城不到3公里的312国道上与迎面驶来的一辆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黄金定和摩托车驾驶人张红军共同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县交警队认定,张红军应负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黄金定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事故发生后,黄金定入住县医院治疗,其伤情经医院诊断为:右颢骨骨折、右颞部硬膜外血肿伴气颅,需住院治疗。2008年7月18日,黄金定出院后,在多次要求赔偿无果的情况下,将张红军诉至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要求张红军赔偿其医疗费6753.15元,误工费5300元,护理费180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1000元,营养费1000元,共计15853.15元。黄金定为支持其误工的主张,向法院提交了其所在村民委员会的证明,以证明其多年来一直靠种菜、卖菜为生。
 
  被告张红军辩称:黄金定请求的误工费不应得到支持。理由是: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1999年3月9日发布的《关于制止和纠正违反国家规定办理企业职工提前退休有关问题的通知》中的规定,国家法定的企业职工退休年龄是男年满60周岁;从事井下、高温、高空、特别繁重体力劳动或其他有害身体健康工作的,退休年龄为男年满55周岁;因病或非因工致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退休年龄为男年满50周岁。而黄金定已年过七旬,属于自然丧失劳动能力人,因而其该项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货车被砸可以索赔误工费
  法院判决
 
  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保护自然人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是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基本精神。本案中,张红军驾驶两轮摩托车与原告黄金定发生相撞后,造成黄金定右颢骨骨折、右颖部硬膜外血肿伴气颅和自己也受伤的交通事故,且该交通事故已经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书认定,张红军应负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黄金定无责任。因此,黄金定要求张红军赔偿合理经济损失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至于赔偿范围和金额应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和实际产生予以确定。张红军辩称黄金定已年过七旬,属于自然丧失劳动能力人,误工费不应得到支持的主张,因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自然人在多大年龄下丧失劳动能力,且黄金定提供的村委会的证明也证实其仍然依靠自己的劳动为生,并没有丧失劳动能力。同时,黄金定系农村承包经营的种植、卖菜专业户,属于有固定收入的人。
 
  因此,被告张红军的上述辩称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张红军赔偿黄金定的范围包括医疗费6753.15元,误工费4300元(50元× 86天),护理费946元(3851. 60 ÷ 365天× 86天×1人)、住院伙食补助费860元(10元×86天),营养费860元(10元×86天)。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张红军赔偿黄金定上述各项费用共计13719.15元(含张红军已付的1500元)。判决书送达后,双方当事人均没有上诉,判决书确定义务张红军已全部执行完毕。
 
  以上两个案例,结合起来分析,便可得出题目中问题的答案。误工费的计算,如果受害人有固定收入,计算公式是:误工收入(天/月/年)*误工时间;反之,如果没有固定收入,则依:误工时间(天)*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水平(天/元)或者误工时间(天)*相同、相近行业的上一年职工平均工资(天/元)公式计算。关注交通法律师咨询,让易通往小编为您理清交通肇事纠纷关系。

【最新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