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律师介绍

The lawyer introduction

蓝海君-律师

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 0

蓝海君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硕士,2004年7月毕业后一直在律师事务所从事专业法律服务工作,处理了几百件民商事纠纷(其中八成以上的案件都取得了良好的结果),尤其是擅长处理交通事故纠纷、合同纠纷、医疗纠纷及婚姻纠纷案件

因为曾经系广西律师协会涉外专业委员会委员,英语比较流利,能够直接用英语和国外客户沟通和交流,处理了不少涉外案件。现任钦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
  •   【案情简介】
     
      2016年1月15日的下午,甘某驾驶三轮摩托车由西向南行驶至一路段时,与前方同方向骑自行车的宁某相碰,致宁某摔倒受伤。见宁某受伤,甘某没有停车对宁某进行施救,却是驾车逃离了现场。不多会儿,周某刚好也驾驶三轮摩托车由西向南行经此处,与宁某倒在路上的自行车相碰后跌倒,周某自己也摔倒受伤。2016年2月2日,公安局交通大队对事故作出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由于甘某、周某的过错导致交通事故,甘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周某承担自身损失的全部责任。事发后,由于肇事司机甘某无法找到,无辜的周某被认作肇事者,并在公安机关处理纠纷过程中,为宁某垫付了医疗费12041元。在甘某被找到后,周某即要求宁某归还垫付的医药费,却遭到宁某拒绝,遂周某委托蓝律师将宁某诉至法院。
     
      【争议焦点】
     
      宁某获得的周某垫付的医药费是否构成不当得利,是否应该向周某返还医疗费12041元。
     
      【判决结果】
     
      被告宁某返还原告周某垫付的医药费12041元。
     
      【案例评析】
     
      《民法通则》第92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31条规定,“返还的不当利益,应当包括原物和原物所生的孳息。利用不当得利所取得的其他利益,扣除劳务管理费用后,应当予以收缴。”
     
      不当得利,是债的发生原因之一,其中,受利益方称受益人(债务人),受损害方称受损人(债权人)。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包括四点:一是一方取得财产利益;二是另一方受到财产损害;三是一方受益与另一方受损之间存有因果关系;四是取得利益无合法根据。
     
      案件审理过程中,周某诉称,交通肇事发生后,肇事者驾车逃逸,自己不是肇事者,而且自己还受伤了,被认作肇事者为宁某支付的医药费是非自愿的且是无辜的,现在肇事者找到了,宁某于情于理都应先返还他垫付的医药费。
     
      本案中,宁某取得并不是肇事者的周某为其垫付的医药费,且周某并非自愿代甘某给付医药费,而是被认作肇事者,在无奈的情形下被迫垫付。宁某取得的利益构成不当得利,周某作为受损者,享有要求受益人宁某返还取得利益的请求权。受伤者拒不返还第三人垫付的医药费毫无法律依据。
  •   【案情简介】
     
      2013年6月4日,何某骑自行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深圳某厂的路段时,被姚某驾驶的小轿车撞伤。该事故经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姚某应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何某无责任。2013年6月26日,双方在交警大队的主持下已经是达成了调解协议,姚某承担何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另外的话要一次性赔偿原告住院期间的误工费、护理费同院外治疗费共计9800元,该款项姚某已全部履行完毕。2015年6月26日,何某在区人民医院行二次手术,其伤情经诊断为股骨头坏死。2015年7月15日,何某之伤情经法医鉴定所诊断为:右侧股骨颈陈旧性骨折,右侧股骨头坏死Ⅲ期,需行股骨头置换术。鉴定结论为:伤残八级。2016年5月,何某委托蓝律师将姚某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残疾赔偿金、后期治疗费、鉴定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4273.10元。
     
      姚某应诉认为,该事故发生后,双方已达成了调解协议,约定自双方在协议上签字生效后,今后永不追究,且姚某已履行了给付义务,现事隔两年后原告又起诉,请求赔偿的项目虽属人身损害赔偿的范畴,但已超过诉讼时效,故应依法驳回何某的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赔偿协议是否合法有效?遗漏的赔偿项目是否获赔?
     
      【判决结果】
     
      被告姚某赔偿原告何某上述各项费用共计84273.10元。
     
      【案例评析】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在交警部门主持调解时,原告由于职业技能的缺陷,对其伤势程度不能正确认知和预见,致使其在签订赔偿协议时对其伤势程度存在有”重大误解”,与侵害方签订了”今后永不追究”的协议,但从本案的客观事实和损害后果角度讲,该项约定却是无效的。因为双方达成的赔偿协议中所载明的赔偿项目比较明确,即系原告二次手术前住院期间的误工费、护理费及院外治疗费,并不涉及原告行二次手术后所发生的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也即原告在本案中的诉请项目与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中所列项目并不冲突,且调解协议中的赔偿数额与原告实际发生的损失明显差距很大,如果该项约定成立,对受害人来讲明显是显失公平的。因此,原告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应当得到法律的支持,法院作出的判决是正确的。
     
      综上,当事人就交通事故达成赔偿协议并且已履行完毕,受害方此后发现该事故给自己造成伤残后,赔偿协议所遗漏的项目侵害人仍应赔偿。

客户点评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