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律师介绍

The lawyer introduction

李小萍-律师

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 0

李小萍律师,湘潭大学法学学士,擅长交通事故赔偿、交通事故诉讼、交通事故赔偿举证,总共积累上百个案件经验,胜诉率在88%以上,现任深圳律师协会会员 、深圳市龙华新区民治司法所调解员、民治办事处调解员、民治派出所调解员。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
  •   【案情简介】
     
      2015年4月5日的中午,年仅10岁的顾某在路上尾追该大客车,当大客车与对向由邓某驾驶的中型自卸货车会车时,顾某突然从大客车车尾往左侧跑,企图绕过大客车时,即与邓某驾驶的货车左前保险杠发生相碰,顾某被撞倒地后,被货车左前轮碾压右腿。经医院抢救,顾某右大腿中1/3被截肢,造成了五级伤残。经交警大队认定,顾某负该事故的全部责任,司机邓某不负事故责任。
     
      事后,邓某支付给顾某5500元抢救费后,认为顾某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故意,自己在本交通事故中不负事故责任,拒绝赔偿顾某其他经济损失。于是,作为顾某法定代理人的李律师以顾某的名义向法院起诉,要求司机邓某赔偿其其他经济损失。
     
      【争议焦点】
     
      司机不负事故责任是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判决结果】
     
      判决司机邓某赔偿顾某医疗费、护理费、残疾用具(轮椅)费、车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鉴定费、残疾用具及其维护费、残疾赔偿金等合计320316.12元。
     
      【案例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二项确立了机动车对非机动车驾驶人和行人的无过错责任原则,即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但邓某主张顾某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故意未能举证,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免除赔偿责任的法定事由不成立。
     
      法院判决司机邓某赔偿顾某部分医疗费、护理费、残疾用具(轮椅)费、车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鉴定费、残疾用具及其维护费、残疾赔偿金等是适当的。
  •   【案情简介】
     
      2016年11月11日早,包某在下班的路途中,被一辆面包车撞到,不治身亡 。事发后,包某妻子戴某及孩子以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为由起诉,获得赔偿。同年11月13日,包某的妻子以及孩子依据《劳动法》的规定,以工伤事故赔偿为由,请求某制造公司给予经济赔偿,后经过仲裁,被仲裁机构裁决驳回赔偿请求,戴某及孩子不服,遂委托李律师起诉到法院。
     
      【争议焦点】
     
      对工伤待遇赔偿与交通事故赔偿能否双重赔偿?
     
      【判决结果】
     
      经裁定,戴某及孩子可享受双重赔偿。
     
      【案例评析】
     
      首先,第三人侵权造成他人身体伤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是法律规定的侵害人的民事责任。侵害人与受害人之间由于侵权行为的发生而形成侵权民事法律关系,这一法律关系是独立于受害人单位而存在,侵害人并不能因受害人享受工伤待遇而免除侵权责任。
     
      其次,职工发生工伤后,享有工伤待遇也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同时也是保险机构和用人单位法定的义务。我国《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中均专门对此作了明确的规定,抵消、减免工伤保险待遇的做法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另外,工伤职工与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之间的工伤保险并非商业保险,所以用人单位也不得以侵权第三人赔偿了相关费用而拒绝支付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
     
      最后,从性质上看,工伤保险属于社会保险范畴,与民事损害赔偿性质上存在根本的差别,从而决定工伤保险关系与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关系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产生二种不同的请求权。因道路交通事故导致的人身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基础是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
     
      工伤保险赔偿,是劳动者在因工伤残或患职业病伤害后获得救治和经济补偿,以及对因工死亡职工亲属进行抚恤而建立起来的一种社会保障关系,是劳动者依据宪法和劳动法律法规所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其显著的特点是事故后的社会保障性。
     
      因此, 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可见我国的司法解释是支持双重赔偿的。受害人遭受工伤,是由于第三人的侵权行为造成的,受害人在获得工伤保险赔付的同时并不能免除侵权的第三人的民事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