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律师介绍

The lawyer introduction

柳兰-律师

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 0

  柳兰律师多年从事民事诉讼及法律顾问工作,知识面广,具备扎实的法学知识,业务全面,实际应用能力很强,实践经验丰富,有较多的成功案例,尤其精通民商法,合同法,劳动法,婚姻法,等法律法规。
 
  专业领域:擅长于交通案件、工伤争议、人身侵权、保险合同纠纷等案件的处理。精通各种法律文书的写作。特别是在交通事故方面,熟知整个法律诉讼的动作程序,并具有相当强的庭辩能力和经验,法律理论功底深厚,精通谈判技巧。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
  •  

      委托人:张小姐
     
      受理律师:柳律师
     
      类型: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
     
      裁决结果:为张小姐争得赔偿11590.66元
     
      简介:
     
      2016年2月4日晚上8点35分,郭某驾驶粤B277TK号车在龙华和平路由西往东行驶至东环一路路口时,车身右侧与同方向相邻车道正常行驶由张小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三无)车头发生碰撞,造成两车部分损坏,张小姐因此受伤。郭某需付全部责任。
     
      张小姐先后在多家医院进行治疗,拿到了多张诊断证明。郭某为张小姐支付医疗费3940.80元,张小姐自行承担了461.08元。张小姐提请诉讼,但没能提供有力证据,证明自己住院治疗、由何人护理等关键事实。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为深圳分公司),为肇事车辆办理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后者限额为1000000元。
     
      2016年11月19日,宝安区人民法院做出正式判决,判令深圳分公司在判决生效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张小姐461.08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11129.58元。
  •   【案情简介】
     
      2015年2月14日早上,被告苏某无证驾驶无牌的二轮摩托车,经过雪象村路段时,遇在公路上同向行走的陆某某,被告苏某在避让时摩托车撞倒陆某,同村人见状拨打医院急救电话,救护车将陆某某送到村医院后又转到人民医院抢救,2月17日,陆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告苏某受到了刑事处分。
     
      在处理民事赔偿中,交警大队于2015年2月20日制作了民事损害调解协议书,死者一方自负26%赔偿责任,被告苏某在调解协议前已付13000元,协议后2016年2月被告苏某的父亲即苏某某付了2000元,但两原告(陆某和其母张某某)不认可该协议。为此,原告委托柳律师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如下:
     
      1. 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苏某赔偿安葬费7795.02元、死亡补偿费717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3776.80元、抢救费3000元、交通运尸费1000元,合计人民币137271.82元,扣除被告苏某已付15000元,还应赔偿122271.82元。
     
      2. 判令被告苏某承担本案诉讼费。被告苏某未作出答辩。
     
      【争议焦点】
     
      1. 交警大队作出的调解协议是否有效;
     
      2. 受害人陆某在事故中是否付次要责任,应不应该减轻被告苏某的民事赔偿责任;
     
      3. 原告陆某是否属于受害人陆某某抚养人范围。
     
      【判决结果】
     
      原告陆某的父亲的的安葬费1299.17元X6=7795.02元,死亡补偿费3585元X20年=71700元,抢救费3000元,交通运尸费1000元;共计人民币83495.02元,由被告苏某全部承担,除已支付15000元,剩余68495.02元。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
     
      【案例评析】
     
      柳律师依据事实和法律,提出了如下代理意见:
     
      一、交警大队的调解协议无效。
     
      《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
     
      《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
     
      本案的协议双方当事人均未签名,只是双方亲戚朋友作为在场人签了字,且不符合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事后也没有双方当事人的确认,属于无效协议。
     
      二、交警大队的调解协议内容不合法。
     
      1. 交警大队的计算赔偿标准有误,应适用2006年度标准。
     
      2. 被抚养人生活费这一赔偿项目没有计算。
     
      原告陆某是一级残疾聋哑人,系被扶养人,被告苏某亦应承担陆某某被抚养人生活费。
     
      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抚养人应是死者生前或者伤残者伤残前有抚养义务并实际抚养的人,即抚养人与被抚养人存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原告陆某是一级残疾聋哑人,原告陆某领有有关部门出具的残疾人证为证,系死者陆某某的被扶养人,被告苏某亦应承担陆某某被抚养人生活费。
     
      3. 交警大队认定,受害人陆某某在事故中负次要责任,只有一般过失,因此不得减轻被告苏某的民事赔偿责任,即其应负全部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   【案情简介】
     
      深圳司机朱某和刘某一家是朋友,2014年春节前,朱某出于朋友关系将面包车借给刘某作为回老家的交通工具。刘某回家途中发生车祸,同迎面驶来的一辆大巴车相撞,刘某和妻女当场死亡,刘某的儿子和另3名乘员受伤,面包车报废。
     
      交警认为,事发时刘某驾车驶入对方车道,应负主要责任,大巴车司机负次要责任。
     
      但刘某的岳母李某却将面包车主朱某告上法庭,要求他为刘某在交通事故中的责任买单,替刘某垫付妻女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李某生活费等共约47万余元。
     
      【争议焦点】
     
      朱某将车辆出借后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朱某是否需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2014年5月6日,深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某应对其妻、女的死亡承担60%责任,由于刘某已死亡,其所承担的赔偿责任,应由面包车车主朱某垫付,总额约47万余元。
     
      二审判决:驳回李某要求朱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案例评析】
     
      出借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车主是否承担责任主要看车主是否有过错,如果车主没有过错,则不应承担责任。本案中,朱某对事故的发生既无直接的过错,也无法律规定的应承担赔偿的无过错责任,且事故责任人刘某已死亡,其抚养、赡养义务也已终结。同时,《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中的机动车所有人的垫付义务应是在责任人暂时无赔偿能力但有可能偿还的前提下规定的,本案中的刘某已死亡,不具备赔偿偿还能力,因而,若判决朱某承担这项垫付义务不符合立法目的。
     
      因而,原告李某起诉要求其承担事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也违背了社会道德的善良风俗及民事活动的公平原则,二审法院判决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是完全正确的。
  •   【案情简介】
     
      2016年7月10日上午,在深圳是福田区某店门前道路处,李某驾驶深小型普通客车由南向北行驶时,将张某黄某之女轧伤,经医院全力抢救后还是于当日死亡了。出事后,李某驾驶车辆逃离现场。深圳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某交通支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上指出:被告人李某没有获得机动车驾驶证,且交通事故发生后没有保护现场,承担事故之全部责任。
     
      张某黄某在柳律师的指导下主张:
     
      1. 火化及葬品费用:1445元。其中殡葬用品花费820元,火化费625元;
     
      2. 交通费用:644元。亲属办理丧葬花费的交通费;
     
      3.丧葬费:20058.5元;
     
      4. 死亡赔偿金172400元;
     
      5.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共计:2142547.5元
     
      【争议焦点】
     
      李某是否应付事故全部责任?雇主付某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结果】
     
      判决被告李某赔偿二原告各项费用,共计2142547.5元,被告付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评析】
     
      1. 事发时,被告人李某为被告付某送货。被告人付某作为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016年7月10日上午,被告付某安排被告李某送货,该事实由福田交通支队对付某,李某的询问笔录中可以看出。
     
      被告付某作为雇主,指派李某为其送货时,管理不善,让无驾驶执照的李某坐上驾驶位置驾车,造成了事故的发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根据该规定,付某作为雇主,应该对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2. 肇事车辆为付某所有,且付某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
     
      福田交通支队机场队对付某的询问笔录中,其承认肇事的车辆实际车主是其本人。付某对车辆未按规定办理保险又未定期检验车辆,以致发生交通事故。

客户点评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