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律师介绍

The lawyer introduction

张渊-律师

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 0

  张渊律师,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现兼任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行政处罚评议员、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律师志愿者工作室志愿律师。
 
  张渊擅长交通纠纷案件与民商事诉讼仲裁,包括责任纠纷、保险理赔、医疗纠纷等。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
  •   时间:2016年12月06日
     
      委托人:杨某
     
      纠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涉案金额:137748.3元
     
      受理律师:易通往律师
     
      挽回损失:137748.3元 属个人损失
     
      【案例】
     
      2016年10月8日晚,钟某驾驶轿车行驶至惠东县环城北路大岭出口处路段与杨某发生碰撞,造成杨某本人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责任认定钟某承担主要责任,杨某承担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杨某被送往惠东县人民医院住院76天,花去医疗费33360元,其中杨某自行支付2100元,钟某垫付23260元,保险公司垫付8000元,并于2014年7月23日出院,医嘱“休息三个月,住院期间留陪人一名,定期复查”。杨某出院后在惠东县人民医院门诊治疗花去医疗费838元,钟某在住院期间垫付了杨某生活费1360元。经杨某委托,广东西湖司法鉴定所认定原告构成十级伤残(鉴定费2800元),钟某的轿车在保险公司那买了保险。
     
      杨某认为,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等保险责任范围内应先行赔偿其损失157729.84元,前项不足部分由钟某赔偿。对此,钟某认为其在杨某住院期间垫付了医疗费23260元、门诊费838元、生活费1360元,共计25458元,已完成了赔偿责任。而保险公司认为,其已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先行支付了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交通费不合理,没有依据,且伤残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其不承担鉴定费、诉讼费。
     
      经查实,杨某是农业户籍,提供工资证明、社保证明、房屋租赁合同证实其于事故发生前一年在深圳市南山区租房居住,在公司从事车队长工作,一人抚养母亲。
     
      【评析】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
     
      在一般的交通事故案件中,受害者可以要求侵权人和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至于误工费、抚慰金等,受害人可行使相应的民事索赔权利。案例中,撞人者钟某在交通事故中负主要责任,被撞者杨某负次要责任。对杨某的损失,钟某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并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承担先行赔偿责任。对于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等费用,杨某可通过民事诉讼进行索赔。
     
      【判决】
     
      法院根据相关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杨某损失共计137748.3元,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先行赔付2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共计赔偿112000元。杨某余下损失22948.3元,由钟某按事故责任比例赔偿80%即18358.64元,扣减钟某先行垫付的1360元,仍应赔偿16998.64元,并由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先行赔偿。另外,司法鉴定费2800元,由杨某负担560元,钟某负担2240元。
  •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先生
     
      受理律师:张渊律师
     
      上诉人: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惠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惠州公司)
     
      原审被告:钟某
     
      涉案金额:约14万元
     
      类型: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决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
     
      2016年7月8日19时13分,钟某驾驶粤LFJ786号小型轿车行驶至惠东县环城北路大岭出口处路段,与行人杨先生发生碰撞,杨先生当场受伤,轿车也遭到一定程度的损坏。杨先生因此在惠东县人民医院住院76天,医疗费支出共33360元(由钟某垫付23260元,惠州公司垫付8000元)。
     
      法院根据相关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杨先生损失共计137748.3元,由惠州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先行赔付2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共计赔偿112000元。余下损失22948.3元,由钟某按事故责任比例赔偿80%即18358.64元,扣减钟某先行垫付的1360元,仍应赔偿16998.64元,这部分由惠州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先行赔偿。司法鉴定费2800元,由杨先生负担560元,钟某负担2240元。
     
      惠州公司提出上诉,认为杨先生并无确切证据证明自己从事道路运输工作,更没有提供个人所得税纳税证明,应按照“建筑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1217元/年的标准计算其误工费,而不是道路运输行业的52574元/年。
     
      其次,杨先生的误工期被广东西湖司法鉴定所评定为120日,营养期和护理期各60日。原审采信了该司法鉴定意见,但同时认定杨先生的误工天数为124日, 护理期76日,明显与司法鉴定意见矛盾。按照司法鉴定意见,误工费和护理费比原审认定数额应减少5785.21元。
     
      再次,杨先生未能提供深圳市居住证,应参照广东省一般地区的标准计算其残疾赔偿金,重新认定为65197.4元,比原审认定数额减少了24108.8元。综上所述,己方承担的交强险赔偿金额应为102054.29元,比原审判决金额减少26944.35元。
     
      法院的回答是,杨先生提交了《深圳市社会保险参保证明》,以及正谦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为工程公司)出具的《工资证明》,足以证明其在2012-2016年间,一直在深圳工作,且有固定收入来源。
     
      至于居住问题,杨先生提供了《房屋租赁合同》,证明了自己在2011到2016年间,承租了深圳市壮辉物流有限公司物业部的宿舍楼并一直居住在此。
     
      关于误工费,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的误工期,确实定为120天,但据司法解释,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到残疾前一日。而且,杨先生提供了工程公司的工商信息资料,证明了其具备有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资质。
     
      2016年10月20日,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二审的民事判决书。
     
      法院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727元,由惠州公司自行负担。
  •   【案情简介】
     
      患者唐某因交通事故导致身体各部位多处骨折入住深圳市某三甲医院治疗,入院五天后做了“颌面多发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钛板植入术”。术后一星期病情稳定,但第八天上午,唐某突然出现自主呼吸消失,口唇紫绀,意识丧失。医院医护人员立即采取了相应的抢救措施,后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唐某家属找到张渊律师,将三甲医院告上法庭,他们表示:唐某因交通事故入住被告医院治疗,院方在治疗过程中存在严重过错,与唐某的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三甲医院则辩称:患者唐某外伤是因交通事故所致,导致死亡是其自身疾病,医院在诊疗过程中诊断正确,措施得当,符合医疗规范。
     
      【争议焦点】
     
      医院对患者唐某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
     
      【判决结果】
     
      判决被告某三甲医院赔偿原告家属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3万余元。
     
      【案例评析】
     
      本案系因患者交通事故致伤,医治无效死亡引发的纠纷,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该条款明确了医疗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基本要件,即医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行为。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该诊疗义务实际上主要指医疗机构的注意义务。医疗注意义务是医疗过程中的一种法定义务,是确保医疗行为合法性的重要依据之一,没有重视和履行医疗危险注意义务则易导致过错行为的发生。
     
      患者唐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后入住被告某三甲医院治疗,其在对患者唐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一定过错,虽然为次要原因,但是亦应对其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即对患者唐某的死亡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
  •   【案情简介】
     
      林某,2016年在龙岗一所驾驶学校报名学车,但在一次驾驶练习中撞上行人张某,导致其受伤,此次交通事故林某被认定为需负全责。尽管教练朱某当时采取了措施,但仍未能避免事故的发生。因赔偿和责任问题分歧,张某委托张渊律师,将该驾校和林某一同告上法庭。
     
      【争议焦点】
     
      1. 张某的损失应由驾校赔偿,学员林某不承担赔偿责任;
     
      2. 学员林某是机动车的实际操控者,教练朱某不存在过错,损失应由林某赔偿,驾校不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结果】
     
      驾校承担张某的赔偿责任
     
      【案例评析】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20条规定:“学员在学习驾驶中有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或者造成交通事故的,由教练员承担责任。”因此,学员在驾驶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由教练员承担责任。当然,如果学员的违法行为或造成交通事故是当事人故意行为的结果,或者是当事人重大过失的结果,而教练员已经尽到适当的注意或者采取了必要的制止措施仍没有能够避免违法行为或事故的发生,则可以免除或减轻教练员的责任
     
      但是,教练员教授学员驾驶技术,是履行职务行为,学员在学成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是教练员履行职务时发生的,依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故教练员所承担的赔偿责任应由驾校承担。
     
      因此,本案例中,驾校应对此次交通事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