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易通往>新法热点>热点话题>

5年内犯两起交通肇事罪案,法律会怎么管她?


文章出处:易通往责任编辑:深圳交通事故律师发表时间:2018-05-18 阅读量:  次
  无证驾驶造成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行为人,其漠视交通安全的主观恶意更重,对公共安全的危险更大,该对其获得驾照设置障碍。
 
交通肇事罪
 
  据报道,2017年11月18日,上海女司机唐某驾驶车辆在限速为30公里/小时的上海市郊一马路上行进时因违章超越前车,结果撞击对向车道内正常行驶的自行车,导致骑车的53岁安徽来沪的妇女胡某伤重不治,当场身亡。
 
  当地司法机关在办理唐某涉嫌的交通肇事罪一案时查明:2013年3月,唐某在未取得驾驶证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撞死了一名被害人,因此被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1年6个月。
 
  而唐某在缓刑考验期满后的2年3个月之后,即2017年5月又取得了驾驶证,仅仅在获得驾驶证之后的半年时间里,又涉嫌交通肇事罪。最终,法院判决胡某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8个月。
 
  肇事者领刑1年8个月,不能轻率得出轻判论断
 
  通观唐某所犯的两起交通肇事罪案,时间跨度为4年8个月,从无证驾驶撞死一人,再到领证后驾车撞死另外一人,情节严重,而且两次事故均负全部法律责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对交通安全法益持漠然、蔑视的主观态度,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较大,所以对于法院判处其1年8个月的有期徒刑的刑罚,有些人会认为判处的刑罚过于轻缓。
 
  根据《刑法》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除外。
 
  由于交通肇事罪是典型的过失犯罪,因此唐某第二次所犯的交通肇事罪并不能适用累犯从重处罚的规定。
 
  再加上本案中加害人唐某是否有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是否有认罪、坦白等酌定量刑情节,非参与办案的人不得而知,因此不能轻率得出轻判的论断。
 
  立法没有限制无证驾驶交通肇事者考取驾照
 
  不过,虽然唐某不是刑法上的累犯,但其行为确实显现了再犯可能性,本案值得讨论的地方在于:对于这种再犯可能性,我们现有的法律制度是否有所规制,或者尚存漏洞?
 
  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1条规定:“因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再次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1条中可以看到,对于酒驾、醉酒驾车尚未造成交通事故或者造成交通事故的三种危害程度不同的驾驶行为,均有吊销或五年内不能取得驾驶资格证的惩罚性规定,最严重的是终身禁驾,这里反映了立法者关注到了这类人员再次引发交通事故的可能性。
 
  而对于无证驾驶的交通肇事情形,因为行为人没有驾驶证可吊销,也不存在重新取得驾驶证的可能,立法对此没有做出惩罚性规定。
 
  因此,对于因为无证驾驶而违法或犯罪的行为人考取申领驾驶证的,行政机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做出迟延颁发或禁止颁发驾驶证的决定。正因为如此,唐某获得驾驶证并没有违反法律规定。
 
  但显而易见,无证驾驶造成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行为人,相较于醉酒驾车尚未造成具体危险和事故的行为人,其漠视交通安全的主观恶意更重,对公共安全的危险更大,对于后者,法律做出了“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对于前者,则付之阙如。
 
  本案值得讨论的地方还在于,当初判处唐某缓刑,这种社区矫正的执行方式是否合适。
 
  依据《刑法》规定,对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但在我国的一些地方,社区矫正或许还可以做得更扎实、更周全。
 
  唐某第一次因交通肇事罪被判缓刑,然而几年以后悲剧再次重演,这表明其在考验期间接受的社区矫正效果是未达预期的。
 
  交通事故律师:如何对此类人员进行社区矫正,也许国外的一些做法可以给我们启发。比如,在美国的一些城市,违章的司机会被安排到医院当几天病房护士,专门护理交通事故的受害者,整天面对被汽车撞伤的受害者,司机就会顿生恻隐之心,痛悔自己的违章行为;在巴西的圣保罗市,司机只要一违章,就会被送去幼儿园“上学”,同孩子们一起玩在虚拟公路和叉道上驾驶儿童玩具汽车的游戏,在孩子们的嘲笑和指责中反思自己的过错。

【最新相关知识】